菜單導航

嘉賓大學吳婷:產業共同體的四條共生路徑_大學與專業

作者:?楊超月 發布時間:?2020年03月05日 11:54:42

封面圖

吳婷:產業共同體的四條共生路徑

來自于吳婷的FT專欄

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的產業鏈帶來了重創。比如,很多工廠的延遲復工會導致連鎖反應,包括iPhone在內的智能手機出貨量會減少5%~10%。但黑天鵝降臨,恰恰是我們做體檢、做手術最好的時候。很多企業開始了IP化生存,很多企業更加注重目標與績效管理,很多企業進入生命倒計時,開始在財稅上節衣縮食。

除了提高商業生命體內生的免疫力,嘉賓大學始終建議大家,不要忽略了最有效的發展手段——向產業共同體延伸,尋找共生路徑。企業和人一樣,是社會性動物,需要在市場找到生態位和價值網,以謀求生存和發展,否則就會失去它存在的意義。

請設計師制作一下上圖,用嘉賓PPT底

任何一個公司,都要面對價值網絡中的伙伴們。這個價值網絡(value net)模型,是由布蘭德伯格(Brandenburger)和納爾波夫(Nalebuff)兩位教授提出的,解釋了所有商業活動參與者之間的關系。作為主體,公司位于網絡中心,下方是供應商,上方是顧客,左側是競爭者,右邊是互補者。五種角色占據了不同的生態位,每種角色間都會存在價值的流動。

在行業衰退或黑天鵝事件出現時,企業可以選擇通過互補者、供應商、競爭者和顧客,抱團取暖。

一、互補者路徑:餐飲業自救模式

西貝,在全國60多個城市有近400家連鎖店。2月初,新冠肺炎疫情突襲中國,西貝董事長賈國龍一句“貸款發工資也只能撐3個月”,暴露出餐飲企業在此波疫情中的危機嚴重。賈國龍發聲之后,外婆家、眉州東坡等一眾餐飲企業的堂食都停業了。最知名的,我們都學不會的企業海底撈,也把暫停營業的時間,延長了。

在餐飲企業中,人工成本約占三成。沒有客流,就不能保證上座率;沒有上座率,就沒有足夠的營收,來支付人工成本,并且還會讓人工成本不斷累加。

這波疫情中,人工成本成為傳統餐飲企業不可承受之重,但卻是一些新物種餐飲企業的需求“痛點”。特殊時期,盒馬鮮生的網上訂單較去年同期激增220%,出現了人手緊缺的狀況。于是,盒馬鮮生與西貝、云海肴等餐飲企業都展開了合作,“租借”它們賦閑的員工。

這樣,一邊解決了人手緊缺的問題,一邊解決了傳統餐飲企業因人工成本而造成的資金鏈斷裂的風險。雙方皆大歡喜。

西貝與盒馬鮮生的合作就是典型的企業與互補者的合作,是新零售企業與傳統餐飲企業在特殊時期的一種新的結合方式。互補者合作的案例還有很多,例如微軟和英特爾組成的Wintel聯盟。互補的本質是價值共創,是價值鏈的縮短和咬合加固。我們需要拆解自己的長短板,去創造性地尋找聯動對象。

靈活用工這件事,嘉賓大學已經提前預見和布局,今天也有一套成熟的解決方案能提供出來。我們需要人力外包,還是服務外包,稅費問題怎么解決,都歡迎大家來關注嘉賓大學服務號做咨詢。能更快幫助企業渡過危機是我們這段時間的第一使命。

二、供應商路徑:得益乳業續命

相比互補者,公司與供應商的合作更加緊密,供應商、公司、顧客,三者即可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。當危機來臨時,企業與供應商會怎么合作呢?

長期以來,中國企業,特別是制造業,成功的經驗就是總成本領先和價格戰。今天,通貨膨脹、原材料上漲、民工荒、加息等,導致企業優勢喪失。不少企業開始不斷壓榨價值鏈鏈條中最弱勢的環節,造成產業鏈內的惡性價格競爭,帶來的結果就是全行業的虧損和轟塌。“三聚氰胺”事件就是典型的惡果。

2008年,三聚氰胺事件爆發,很多知名奶粉品牌都檢測出了三聚氰胺,中國國產奶制品企業成為眾矢之的。國內大大小小的奶制品企業也都受到關聯,銷量大幅下滑,甚至因經營不下去而倒閉。

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?訂單急劇減少,導致大量的奶農賣不出去牛奶。他們能做的唯一一件事,就是倒奶、殺牛。

淄博地區是山東的重要奶源地,很多大企業也在這里建立了集采中心。三聚氰胺事件后,大企業紛紛撤離,導致本地每天有60多噸奶源無人問津。如果倒奶、殺牛的現象大面積出現,整個山東地區的乳品行業產業鏈都會受到影響。

為了維護產業鏈穩定,淄博本地企業——得益乳業,開始大量采買合同計劃外的合格奶源。買來之后消化不了,為了保持奶的新鮮度,創始人王培亮決定花錢,把原奶噴成大包粉,存放起來,危機過去后,還可以銷售給冰淇淋、糖果廠商。每9斤奶能噴成1斤奶粉,幾個月下來,光噴粉這個動作就花了4000多萬。

王培亮的這個決定,給企業的生產經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。事情過去的2年多以后,得益乳業才把那段時間虧損的錢慢慢補賺回來。

熱門標簽
www.d88.com娱乐登录-www.d88.com真人网娱乐